xpj线路检测手机版xpj线路检测手机版

xpj线路检测
    xpj线路检测手机版 > xpj线路检测 >

纽伦堡的名歌手的剧情解说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C大调。先由管弦乐奏出《名歌手动机》。再由长笛开始,奏出表情丰富的柔和旋律。这就是剧中施托尔青格和埃娃的“爱的情景动机”。拿它以对位法推进后,小提琴以断奏下降时,以铜管为主体,奏出气氛明朗的名歌手“行进动机”。随后是弦乐的名歌手“艺术动机”就登场。逐渐以对位法增厚后,接着,弦乐随着木管与法国号的对位法,推出“工作动机”。

  这时乐曲变成E大调,小提琴唱出“爱的动机”。它立刻由小提琴的“热情动机”引接。然后木管突然轻快地奏出《名歌手动机》,不久低音弦便沸腾着“快活动机”,音乐逐渐变成是立体式的。就在其巅?o上,铜管与低音弦奏出堂皇的“名歌手动机”,不久,“爱的动机”和“行进动机”就以对位法进入,而且“艺术动机”也登场了。最后以“行进动机”为中心结束这前奏曲。 第一场:卡塔利内教堂

  教堂的正堂位于舞台的左后方,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教堂后面的数排座椅。时间是圣约翰节(6月24日)的前一日,在下午的礼拜即将终了时,传来信徒们所唱《洗礼合唱》的末尾诗句。在后排的椅子上坐着埃娃和保姆马格达勒娜,年轻骑士施托尔青格则躲在长柱后注视埃娃的侧面。这时埃娃也感受到他热烈的眼神,当两人视线相接后,施托尔青格积极地用眼神传达对埃娃的情意。

  合唱结束后,信徒站起来陆续离开。在马格达勒娜陪伴下,埃娃走近施托尔青格。当施托尔青格正要开口对埃娃说话时,埃娃突然告诉保姆她把胸针忘在教堂里,请保姆回去拿。施托尔青格便利用这机会询问埃娃是否订过婚。

  马格达勒娜回来后,本想立即把埃娃带走,但这时却不小心瞥见鞋匠徒弟大卫拉开教堂休息室的窗帘。马格达勒娜和大卫是一对情侣。马格达勒娜失神了一会儿,但最后还是回到埃娃身旁向施托尔青格说明,只有名歌手的师父才有资格成为埃娃的夫婿。这时埃娃出乎意料地对施托尔青格说:“我想选的人只有你。”

  马格达勒娜听了无比惊讶,但当埃娃把施托尔青格比喻为圣经中的大卫时,马格达勒娜想到自己的情人大卫,叫出:“哦,大卫!”听到这声音,真正的大卫从教堂跑出来。

  大卫告诉马格达勒娜,此地即将举行名歌手的歌唱考试,通过考试的人就能当师父,他现在正忙着准备座椅。施托尔青格热烈地爱着埃娃,他听后便告诉埃娃说,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名歌手。大卫觉得不可思议,说这可不是简单的事。接着,埃娃便在马格达勒娜的催促下回去了,施托尔青格则独自坐在阶梯式椅子上,陷入沉思中。 卡塔利内教堂里

  整个纽伦堡城对于音乐的爱好,可说是近乎疯狂似的。著名的歌唱家和这门高尚职业的领导阶层,时常举办公开的歌唱比赛,筹备周详,规章严格,获优胜者可得优厚的奖品。

  数名徒弟们喧哗着走来,他们开始准备接受名歌手考试。当大伙儿忙得团团转的时候,只有大卫跟施托尔青格聊天,徒弟们就对他喊;“快来帮忙啊!”但大卫热心地说明歌唱法则给施托尔青格聊天听,根本不理会那些徒弟们。正是由于马格达勒娜的拜托,大卫才把这些教给华尔特的。

  起初先发出命令:“开始!”但施托尔青格一点也搞不懂是什么意思。大卫说明记录员这样喊叫后,考试者就要开始歌唱。接着大卫就详细说明比赛规则,以鞋匠如何走上名歌手作为例子。施托尔青格表示自己是贵族而非鞋匠,只是想了解歌唱规则,这时大卫又喋喋不休地谈论起来。这个段落几乎就是大卫的歌声,他唱歌时语句要清晰、连贯、不可任意加入装饰音。由于徒弟们要求帮忙,他的说明被打断了,最后大卫说:“所谓名歌手就是能写出优秀的诗,又能为它配上新曲调的人,”然后就安排评审员坐席去了。接着在大卫指挥下,大伙儿搭好一个小屋,当作记录员的坐席。为了写出歌唱的缺点,也准备了黑板。看到大卫老练、细密的运筹,徒弟们虽然由衷钦佩,仍然不时显示出嫉妒的神情。但大卫不理会,说出今天还一名特别的骑士要接受考试,并继续指挥大家工作。不久,他又开始向施托尔青格讲述评审的情况和记录员的事。大卫说:“如果你能成功地登上名歌手的地位,就有花环赠给你。”

  这时休息室的门开了,金匠师傅波格纳和镇公所书记贝希梅森一起走出来。徒弟们吓一跳,赶快让路,站到旁边。 卡塔利内教堂里

  名歌手们聚集而来,徒弟们排在两旁恭迎他们。波格纳鼓励贝希梅森说:“圣约翰节的歌唱比赛时,你必须争取胜利,以便迎娶我的女儿。”但贝希梅森则担心埃娃回拒绝他。这时他们发现坐在椅子上的施托尔青格。施托尔青格表示:“我因热爱艺术而来到纽约堡,希望加入名歌手公会。”这时鞋匠师傅福格尔格桑和铁匠师傅纳赫蒂加尔一块儿登场,波格纳把施托尔青格介绍给他们。这时别的师傅们也陆续来到。站在一旁的贝希梅森则预感强敌已出现,他想要在静夜献唱情歌,以争取埃娃的芳心。由于师傅们的好意,大家推荐施托尔青格当这次的考试应征者。这时鞋匠师傅萨克斯登场,大家热烈欢迎他。

  大家就位后,波格纳表示有重要提议,于是宣布明天圣约翰节歌唱比赛的优胜者,将可以和女儿埃娃结婚。这就是以优美歌喉唱出的:“在美丽的圣约翰节”,充分展现纽伦堡城艺术爱好者的心胸。

  听到这消息后,其他师傅们都感动地站起来为他欢呼,波格纳劝大家坐下去听他继续说下去。他要女儿加入评审行列,虽然可以拒绝优胜者,却不能嫁给其他的人,埃娃只能选择名歌手当夫婿。他说完后,萨克斯便站起来,提出意见说,他希望让民众也参加歌唱的裁判,因为民众本身很清楚正确的歌唱是什么样,何种歌曲能使百姓欢乐。这个建议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。最后只好采用波格纳的意见。他说要推荐一位很想获得名歌手资格的骑士,于是把施托尔青格介绍给大家认识。这时不少人尽管感到不安,但由于是波格纳所推荐的,只好表示欢迎,而且问起他的身世。施托尔青格唱出著名的歌曲《在冬天平静的壁炉边》作为回答,他说:“我的祖先是十二世纪时有名爱情歌手、也是贵族叫佛格怀德,他擅长讴歌大自然。”这时只有贝希梅森敌视施托尔青格,他在嘀咕着憎恶的话。但是最后还是让施托尔青格接受评审,而贝希梅森则被选为记录员。这时面包师傅拿起写着歌唱规则的黑板,开始朗读起来。不久,施托尔青格便坐在规定的椅子上,随着贝希梅森:“开始!”的口令,施托尔青格就开始唱出;“森林中春天的呼唤”,诉说出爱的快乐。不一会儿,从记录席传来贝希梅森狠狠地在黑板上画缺点的声音。然后他从记录席跳出来,阻止施托尔青格的演唱,出示黑板上的记录,宣告施托尔青格已经丧失考试资格。师傅们对施托尔青格的歌唱感到惊讶又失望,七嘴八舌起来,萨克斯则建议让他唱完。

  这时施托尔青格又唱了起来,而贝希梅森依然刻意阻扰。施托尔青格终于丧失灵思,但萨克斯却为民众的艺术替他辩护,波格纳想到他或许就是自己的女婿,而为这位骑土感到惋惜。最后,师傅们还是宣布施托尔青格被取消比赛资格,等师傅退场后,舞台上只剩陷入沉思的萨克斯以及快活地喧闹的徒弟们。幕落。 第二幕:纽伦堡街上街的一边是萨克斯的鞋店,另一边是金匠波格纳的家。

  第一场:大卫从外面关上了萨克斯家的百叶窗。在别的人家,徒弟们也在关百叶窗。徒弟们正在歌颂这个节日,这时马格达勒娜悄悄地从波格纳家出来,一边避开人们的注意,一边走到大卫身边。她想从大卫口中,打听刚才施托尔青格接受快速的情况。一听施托尔青格失败了,把替大卫取点心的事都忘了,很难过地赶回家去。

  徒弟们看到这模样,就开心地嘲笑大卫。当被激怒的大卫想动手修理他们时,萨克斯出现了,并走进徒弟们和大卫之间。徒弟们慌张地四散。萨克斯将大卫训斥一番,然后把他赶回家里。 波格纳和女儿埃娃一起散步回来。在探望过萨克斯的鞋店后,两人坐在菩提树下。他在讲述女儿将成为新娘的情况。

  这时马格达勒娜从家里走出来,波格纳走进屋里。埃娃听到马格达勒娜说施托尔青格参加考试失败后,心里很难过,随即走进屋里。

  萨克斯从鞋店出来,开始和大卫交谈。萨克斯在观察大卫裁制鞋面的情形后,劝他进房去睡一会儿。这时,萨克斯便静静唱出:“紫丁香的独白”“紫丁香正飘香”。 此刻,施托尔青格正好从角落出现。埃娃很快就发现,立刻甩掉马格达勒娜的手,向施托尔青格奔去。埃娃热情地向他倾诉,激励他必须在比赛中夺魁,但施托尔青格对考试时师傅们的做法感到失望,提议她一起私奔,远离此地。这时传来夜警笛声,埃娃马上被保姆推进屋里。夜警提醒大家一到10点钟就得小心烛火,然后就转入到波格纳家的屋角后离开了。

  萨克斯在隐蔽处听到埃娃和施托尔青格的谈话,就以担扰的神情看着他们。夜警离开后,埃娃改穿马格达勒娜的衣服从家中溜出来,正想和施托尔青格私奔时,萨克斯及时把街灯点亮,设法制止了他们。两个人因而困惑不已。 这时,贝希梅森也跟在夜警身后,鬼鬼祟祟地出现。他一边窥视波格纳家的窗口,一边开始调鲁特琴的弦。萨克斯听到这声音,又把街灯弄熄。贝希梅森开始唱情歌,萨克斯就故意猛敲铁槌,而且大声唱出莫名其妙的歌曲。被激怒的贝希梅森,要求萨克斯安静下来,但萨克斯根本不理他。

  接着,波格纳家的窗子开了,马格达勒娜穿上埃娃的衣服走到窗边,着急地等候在此的贝希梅森不知道她是马格达勒娜,只是开心地弹着鲁特琴。由于萨克斯的歌声与槌声不断,愤怒的贝希梅森破口大骂,但一看到窗口的女郎想转身进去,他又赶快准备高歌小夜曲。

  这时萨克斯高喊:“开始”,他用铁骓敲打鞋模当作记号。两人像参赛者和评审般各就各位。这时间,埃娃则依偎在施托尔青格的怀里一起看着这场闹剧。贝希梅森以荒诞走板的鲁特琴当伴奏开始唱小夜曲时,萨克斯便敲打铁骓逐一挑剔、批评。这使贝希梅森的歌唱乱了脚步,贝希梅森怒不可遏。

  当贝希梅森发现窗边的姑娘又要离去时,又鼓起勇气弹响鲁特琴唱了起来。但萨克斯的铁骓声却越敲越响。贝希梅森只好越唱声音越大。这时大卫也跟在贝希梅森后头探视窗口,立刻发觉窗边的姑娘是穿上埃娃衣裳的马格达勒娜,大卫误以为她在接受其他男人的调情,于是气得脸红脖子粗。

  附近的师傅们被这喧闹声吵醒,纷纷打开窗子查看究竟。马格达勒娜做出信号邀大卫进入屋内,贝希梅森则认为自己被冷落。就在这时候,大卫从窗口跳出来,把贝希梅森痛打一顿。 接着是殴斗与吵架的场面。

  附近的师傅和徒弟们随着马格达勒娜的喊叫声跑出来,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,变得更加混乱,连妇女们都出来看热闹。埃娃的父亲波格纳把马格达勒娜误认为是自己的女儿,叫她把窗子关紧,自己跑到屋外查看究竟。

  当施托尔青格拔剑冲入人群时,萨克斯一把抓住他,并把他拉到家里;大卫被贝希梅森踢了一脚,也被推进屋里。贝希梅森则狼狈地逃之夭夭了。埃娃被父亲抓着手臂拖进家里。这时传来夜警的角笛声,大伙儿便赶快回家去,夜警宣告已经十一点,然后转到巷里去。 萨克斯的鞋店

  这是圣约翰节的清晨,萨克斯正专心地看书。这时大卫悄悄走过来,发现萨克斯在这儿,立刻躲起来。由于萨克斯并没有察觉,大卫就把篮中的食物拿出来放在工作台上。当他偷吃香肠和饼干时,萨克斯做出大声的翻书动作。受惊的大卫只好狼吞虎咽,然后讲出一些狗屁理由。萨克斯不耐烦地把书合上,此时的大卫立即双脚发软跪了下去。其实萨克斯还在沉思,看到奇怪的大卫就问东问西,因为想起今天是圣约翰节,萨克斯要他背唱祷告词,不料他却以和昨晚贝希梅森所唱的小夜曲相似的旋律唱出:“在约旦河岸”,被萨克斯训斥后,才改为正式旋律继续唱下去。

  歌曲唱完,萨克斯要大卫务必到会场,然后自己又陷入沉思中,并唱出心底的歌声:“困惑!困惑!”(迷惑的独白)。他后悔昨晚的举动,看破自己对埃娃的感情,思考如何帮助施托尔青格和埃娃,并担心着圣约翰节歌唱比赛的结果。 接着施托尔青格进萨克斯的鞋店。施托尔青格在昨晚的骚动后,暂住萨克斯家里,这时两人互道早安。然后萨克斯就指导他如何在今天的歌唱比赛中创作出优美的歌曲,并给予各种忠告。施托尔青格把黎明前所作的绮丽梦境化成诗篇念出来,萨克斯立刻将它写在纸上。这时低声唱出的就是著名的《清晨闪耀著玫瑰色》。这曲调中歌颂了幸福与爱情,当萨克斯为他作笔记时,还随时提醒规则,提出改正意见。

  施托尔青格的歌唱完以后,萨克斯告诉施托尔青格说,他的随从已送来结婚用的礼服。施托尔青格感激地紧握萨克斯的手,然后两人一起走到别的房间。 盛装的贝希梅森发觉萨克斯的鞋店空无一人便走了进来。在昨晚的骚乱中挨揍过的他浑身是伤,连走路都一拐一拐的。他非常嫉妒施托尔青格,几乎快要神经错乱了。突然,他发现了刚才萨克斯为施托尔青格做笔记的诗篇,误以为是萨克斯准备向埃娃求婚的情诗,于是放进口袋中。

  当穿上礼服的萨克斯出现后,贝希梅森就唱出:“嘿,鞋匠师傅”,并抗议说:“昨晚不仅故意阻扰我的歌唱,还叫徒弟用棍子把我打成这种悲惨模样。我一定会牢牢记住这仇恨。在今天在你演唱求婚之歌的时候……,” 萨克斯马上回答说:“我不会唱求婚之歌,书记官你误会了。” 贝希梅森不服气地从口袋中拿出证据逼问他,但萨克斯表示这原来就是要送给他的,如果我是你的敌人,昨晚就不会连夜替你赶做新鞋了。贝希梅森听了,很高兴地邀萨克斯担任比赛时的记录员,然后一拐一拐地回家去了。 这时埃娃穿上白色新娘礼服出现,但显得心神不宁。她和萨克斯打过招呼后,埋怨现在穿的鞋子不合脚。紧接着穿上礼服的骑士施托尔青格走了进来,埃娃看了惊喜地轻声喊叫出来。萨克斯并未发觉,只专心地询问何处不合适,然后告诉她,今天早晨听了一段很精采的歌曲,于是施托尔青格引吭高歌,继续唱出早晨的歌曲。

  听完施托尔青格这段爱之歌后,埃娃无比感动,而且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,依偎在萨克斯胸前。施托尔青格靠过来后,紧握住萨克斯的手。萨克斯尽量抑制自己的感情,故意一转身,很自然地把埃娃推给施托尔青格,然后谈起徒弟大卫,想到屋外去找他。

  埃娃机警地拦住萨克斯,唱出:“哦,萨克斯,我的朋友”,表示对他由衷的感激。她听了施托尔青格的演唱后,深信他可以获胜。这时穿戴漂亮的马格达勒娜和大卫进来了。接着为施托尔青格的歌曲取名,比喻为洗礼,由大卫担任证人。由于徒弟无此资格,萨克斯就把他提升为歌手,使他无比开心。

  围绕在萨克斯四周的四名男女,一块儿幸福地交谈着,期待着施托尔青格的胜利。大卫动手关好门窗后,大伙儿便一起前往会场。 纽伦堡郊外贝格尼兹河畔的绿野

  远方可以看到纽伦堡,河上有渡船,把市民们陆续载过来。在辽阔的绿色原野中建造了歌手的演唱台,四周飘扬着各公会的旗帜。先由鞋匠公会的人们唱出合唱,接着,铁匠和面包师傅等人也合唱着走来了。徒弟们和姑娘们嬉闹般跳着圆舞曲。大卫进来后就训斥他们,但反而被徒弟们捉弄说:“你的爱人马格达勒娜来了!”其实她根本就不在这儿。

  不久,波格纳牵着女儿埃娃,也来到这里。埃娃身边还有城里姑娘们陪伴着,马格达勒娜也在里面。随着:“请肃静”的喊声,萨克斯站起来,除了他以外,所有人都一起合唱歌颂大自然的歌曲:“醒来吧” (这是萨克斯所作诗歌,借此向他表达敬意),而且高呼萨克斯万岁。这时的贝希梅森则躲在人群之后,忙着背诵刚拿到手的诗。

  合唱过后,萨克斯以巧妙的曲调感谢大家的支持,然后说明今天歌唱比赛的意义,也宣布优胜者可以迎娶波格纳的女儿和继承他的财产。听过这些话,波格纳频频向大家致意。萨克斯问贝希梅森是否已有自信,他正因背不熟诗篇而焦急。不过他知道萨克斯今天不唱歌而急欲求表现的他,跨着大步出来演唱。但群众并不支持他,在下面嘲笑他。

  一听到:“开始”的号令后,贝希梅森就弹响鲁特琴唱了起来,但由于没能熟记诗篇,唱得一点也不流畅,评审的师傅们听了面面相觑,惊讶不已。贝希梅森恼羞成怒,宣称自己所以被师傅们嘲笑,全是萨克斯的责任,还说这篇诗是萨克斯送给他的,众人为之哗然。

  接着萨克斯就站起来解释说:“其实这篇诗并不是我的作品,而作者却是有资格被称作师傅的年轻人“说罢,就把施托尔青格带出来。

  施托尔青格走上歌唱擂台,在大家的催促下开始唱出:“清晨闪耀着玫瑰色”,并以不同于先前唱给萨克斯听的新诗句往下流利优美地推进,大家无不惊讶、佩服。

  听了施托尔青格的演唱,师傅们毫无异议地决定他得奖。波格纳很感动,埃娃则欣喜若狂。她为下跪的施托尔青格戴上用月桂树和长青树编成的桂冠。这对年轻人一起跪在父亲波格纳的面前,接受他的祝福。关于这件事,萨克斯征求了大家的同意。

  接着,进行颁授给施托尔青格名歌手资格的仪式,但施托尔青格表示自己最想要的是幸福。萨克斯用歌声称赞施托尔青格那纯粹的精神,并提醒众人应该尊重德国的艺术,尊敬师傅们。

  听了萨克斯的这段歌曲后,埃娃便从施托尔青格头上取下桂冠,改戴在萨克斯头上。萨克斯要施托尔青格和埃娃到自己身边,而师傅们则决定推举萨克斯为大家的盟主。于是所有列席的人一起合唱,歌颂德国艺术的永垂不朽,然后齐声称赞萨克斯。这时管弦乐奏出欢快的曲调中落幕。